搏击

房学峰解析冬运中心改革参赛国籍限制凭什么不让她当美国人

2019-04-05 23:08:4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冬运中心19日出台的“注册4条”函中的第三条,是一条了不起的决定:

“改革参赛国籍和身份限制,鼓励符合参赛基本条件的华人、华侨、外国国籍的运动员报名参赛。

我觉得:这条决定的产生,一定跟发函前一天的一场比赛有关——

凭甚么不让我当美国人?

18日结束的今年ISU花样滑冰大奖赛俄罗斯站的比赛中,获得铜牌的是美国选手Christina Carreira和Anthony Ponomarenko,他们的得分并不高,但他们的故事却和冬运中心的这封函关系密切。

这对舞伴中的女孩儿今年18岁,出身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。今年5月,她向美国移民部门申请EB1签证,找出的众多理由里,第一条就是“在所有国际赛事上为美国参赛,包括北京2022冬季奥运会。”

申请书里附上了她各项比赛的成绩,诸如去年世青赛铜牌、今年世青赛银牌等等,但三个月之后移民局驳回了她的请求,理由很简单:凭什么说你是“杰出人才”?

凭甚么不让我当美国人——小姑娘不服,已经在10月份开始打官司,第一个成年比赛的这块铜牌或许多少能帮点儿忙。

Christina Carreira不是美国人,她的男伴其实也不是美国人——Anthony Ponomarenko生于2001年,他的父母是前苏联的冰舞名将,分别代表苏联和独联体参加过3届冬奥会,顺次取得铜牌、银牌和金牌。

修改体育移民政策或有助于提升国家文化影响力

体育运动中,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。例如我读到过一篇《足球与民族国家》的报告,其中就谈到——

俄罗斯世界杯的32支球队里,至少10支队伍有三分之一以上的选手是在其它国家出身的,从中可以得出五点认识:

第一,移民国家的足球水平在快速提高,其中分两种情况: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是传统意义上的移民国家,而德国、比利时、瑞士等则受益于欧盟的移民政策。

第二,西班牙、葡萄牙、英格兰、法国的足球水平之高,一大缘由是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的关系(在其他体育项目上也是这样,例如英国在伦敦奥运会上的成功),反过来,原来的宗主国也在反哺其殖民地,非洲足球的进步是这样,即使巴西和阿根廷,其实也是这样。

第三,单一民族的国家也在用新的、特殊的政策延揽体育人材,所以才会有张本智和这类现象。

第四,绝大多数非移民国家的国家队教练是由本国人担负的,本届世界杯上,聘请非本国教练或非母语国家教练执教的队伍很少。

第五,中国有必要修改体育移民的政策,除应当延揽海外华裔球员之外,还应当允许其它国家的足球人材为中国队效率——这也是国家文化影响力的一部分。

这篇文章的观点虽然有点儿道理,但足球中的国籍问题完全没法跟花样滑冰相比: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法国、瑞士、摩洛哥三队,都有三分之二球员属于双重国籍选手,那么花样滑冰呢?

如果依照之前中国体育界的注册制度和参赛制度,参加今年平昌冬奥会冰舞比赛的24对选手中,有17对选手(将近四分之三)、在“出生地主义”、“血统主义”、或者“居住地主义”的意义上,属于“违规参赛”!

“出生地主义”和“血统主义”是国籍法中的概念:在哪个国家出生就拥有其国籍,这是“出生地主义”;父母是哪国人就具有其国籍,这是“血统主义”。

但我国的情况比较特殊,除了“出生地主义”和“血统主义”以外,还有“居住地主义”,因此我们传统概念里的“中国人”或者“中国某地人”,其实是兼具三种主义的概念:在中国出生、父母都是中国人、居住在中国的人。

中国体育过去的注册和参赛制度就是这样:从浙江和解放军争夺游泳运动员开始,为解决注册问题产生了全运会“金牌双计”的变态(现在看是变态,当年其实算化解矛盾的好政策),和“58名四川运动员代表重庆”和我忘了多少名广东运动员代表海南的那种政策——随着时期的发展,这种封闭的做法当然必须改变。

因此,冬运中心的发函中的这一条,在我看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转变和理念进步,相信会有愈来愈多的海外华人华侨选手、特别是具有外国国籍的选手(此处尚没有给出“血统主义”的准确定义),会从参加中国的国内竞赛开始,逐渐走向世界舞台。

至于这些选手能否出现在北京冬奥会的舞台上,这个问题现在讨论还太早,举个例子:参加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比赛的运动员中,十人以上是在2017年完成国籍变更手续的,其中又有多位选手是在2017年12月才改变国籍的……

治疗输卵管堵塞偏方
治疗白癜风得花费多少钱
附件炎有哪些治疗方案呢?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