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希腊前财长揭秘德国操纵欧元区并威慑法国

2019-09-18 20:05:0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希腊前财长揭秘:德国操纵欧元区并威慑法国

--为保留欧元区成员资格,希腊忍气吞声地接受了一份比5个月前更加严厉的改革方案。在欧元区领导人宣布达成协议后,德国国内一些媒体用"德国大获全胜"这样的字眼,来形容这场马拉松式的博弈。

以威胁"退欧"为筹码的希腊,未曾想到,德国财政部在谈判的最后48小时中,直接拿出了让希腊"临时退欧5年"或"永久性退欧"的条款,这一行为震惊了整个欧洲。不过有一个人对此并不感到意外,那就是希腊前财长瓦鲁法基斯。

在同欧元区博弈中被"三振出局"的瓦鲁法基斯近日密集接受多家英国媒体采访,其间他大胆吐露真言,提出德国财长朔伊布勒想要"杀鸡给猴看",把希腊赶出欧元区的真正原因在于驯服法国;而在最近这5个月的谈判历程时,瓦鲁法基斯认为德国操控了全程,而希腊"被设计了"。

就在希腊全民公投之夜,瓦鲁法基斯还想放手一搏,通过希腊"退欧"的实际操作挑战欧元区权威,但在党内未得到足够支持的他,在政治中被牺牲了。随后他骑着摩托车、载着妻子离开财政部去喝酒会友的画面,传遍了世界各地。

德国"杀鸡给猴看"?

瓦鲁法基斯认为,希腊不能再持续接受新的贷款,然后假装已经解决了问题,实际上希腊的问题从未解决,而希腊现在的路径,是在更不可持续的经济上进行更多的紧缩,从而产生更多的债务问题,最终会导致希腊经济迅速下滑,并将希腊原本的有产阶级迅速拖下水,最终产生人道主义危机。

然而,欧元集团并不这么认为。在瓦鲁法基斯担任希腊财长的第一周,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卢姆就告知瓦鲁法基斯,要么放弃任何债务重组要求,要么贷款协议就不复存在,这意味着希腊银行的流动性也将告急。

瓦鲁法基斯表示,他相信并希望希腊政府可以坚持债务重组,但是他不认为德国财长朔伊布勒能首肯。"如果他能,那才是奇迹呢。"他说。

瓦鲁法基斯认为,朔伊布勒真正想要做的,是把希腊赶出欧元区,从而让法国心生敬畏,并进而令法国接受德国模式下的欧元区模型。

瓦鲁法基斯的发言不无道理。在希腊保住欧元区身份后,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,这不仅对于希腊是好事,对欧洲更是好事。而意大利总理伦齐则表示,这一结果代表着,欧元区不是由一个国家说了算的。

希腊全程被算计?

瓦鲁法基斯表示,在过去的5个月中,国际债权人从来没有真诚地想同台谈判。在他看来,如果在1月底可以达成一个短期协议,希腊可以立即进行3~4项改革,而欧洲央行也可以对希腊的流动性放行。然而,"另一方坚持要达成一个全面协议,意味着他们想要讨论所有的问题,我的理解是,如果你想讨论所有事情,就没法讨论任何事情。"

瓦鲁法基斯表示,在这一过程中,朔伊布勒的观点"贯穿始终",即 "我们不会就救赎计划再做讨论,因为这是由以前的(希腊)政府接受的,我们不可能让一个选举改变什么。"

"因而到了某一个点上我说'好吧',也许债务国以后干脆就别再举行选举,然后他就不回答了。我对此的理解是,"'是的,这将是一个不错的主意,但是这将很困难。所以,你要么签字,要么你就出局。'"

瓦鲁法基斯认为,在个人层面上,有一些人非常具有同情心,特别是在国际基金组织(IMF)任职的人。他所指的是IMF总裁拉加德。

"在欧元集团之中也有一些友善的事情,然而也就是如此了。"他表示,回到正式场合,重要人物则看着你的眼睛表示,"你说得对,但我们打算无论如何也要'紧缩'你"。

他表示,那些在期待中应该对希腊最友善的国家,实际上在谈判中恰恰是冲着希腊去的最精力充沛的敌人。

原因是,希腊的成功就是那些债务国家的噩梦。对于葡萄牙、西班牙、意大利以及爱尔兰来说,如果希腊能够成功获得一份债务减免协议,这些国家的政府就将面临选民的质疑:为什么你们没能拿到这样的协议呢?

同时,希腊的债权人全程采用策略,让希腊政府忙于寻找数字并期待来自国际债权人的妥协,但实际上,在时间流逝中,希腊经济萎缩,银行现金流也几近枯竭。

"他们会说,'我们需要所有的希腊财政数据,所有的国有企业数据'。因此,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试图为他们提供回答问卷,并参加了无数的会议。"瓦鲁法基斯表示,这是第一个阶段。

第二个阶段是,"他们问我们如何处置增值税,随后拒绝我们的建议,但不会拿出自己的提案。然后,当我们有机会达成增值税协议时,他们会转移到另外一个问题,譬如国有资产私有化。之后他们再次拒绝我们的建议后,会转移到另外一个话题,譬如养老金,然后是产品市场、劳动关系等。"瓦鲁法基斯表示,这个过程就好像"猫在追着自己尾巴玩一样"。

瓦鲁法基斯的结论是:"我们被设计了。"当然,他很清楚谁应对此负责。当被问及德国如何控制欧元集团时,瓦鲁法基斯表示:"他们完全彻底地(控制欧元集团)……如果欧元集团是个乐团,德国财政部长就是团长。"

"只有法国财长萨宾有时候发出些同德国立场不同的'噪音',而这些'噪音'通常非常委婉。你能感觉到他不得不使用非常明智的语言,而不会被看起来是在反对德国。但在最终,当朔伊布勒回应之后并确定官方立场时,法国财长就回撤了。"

"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朔伊布勒对欧元集团的控制是绝对的。"他表示。

欧元集团"不存在"

瓦鲁法基斯还提出了一个很有意义的观点:在德国控制之下的欧元集团本身超越了任何欧盟法律。

当希腊提出要举行全民公投时,欧元集团决定发表一份未经希腊同意的声明,这一行动是违反欧盟宪章的。瓦鲁法基斯立刻提出,欧元集团怎能在排除一名成员的情况下发表声明?在打了一圈后,一位律师告诉他,欧元集团在法律上不存在,因此没有那个条约能牵制这个组织。

瓦鲁法基斯谈到:"因而,决定欧洲人命运的最强有力的组织,实际上是个不存在的组织--不听命于任何人,不存在于法律中,不保留任何谈判记录,同时还是保密的。"

就在公投之夜,瓦鲁法基斯还想放手一搏,挑战欧元区权威。他想要做几件事情:包括发行以欧元计算的欠条(IOU),为希腊减债,并直接掌控希腊央行,这将清晰地向欧元区发出警告。然而在随后的内阁投票中,他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,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做出了政治决断:是时候让瓦鲁法基斯走人了。

瓦鲁法基斯理解这一结果,称最大的原因在于,没有人能够保证希腊"退欧"可以奏效。在激进左翼联盟上台之后,一小队人员在理论上一直在考虑希腊"退欧"的效果。然而,"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能掌控这件事情,因为控制货币联盟的崩溃需要许多专业人士,我不确定我们在希腊的人士能够胜任,如果没有外部人员的帮助。"

在辞职之后,瓦鲁法基斯心态轻松地去喝酒。辞职意味着他不需要在一份他厌恶的协议上签字,他维护了自己的良心和名声。虽然希腊还将深陷囫囵,但看起来瓦鲁法基斯却已经暂时解脱了。

线上教育小程序
爱逛怎么开直播
微信小程序的优点
分享到: